2020-10-08

迪士尼義工隊面對疫情新常態,積極透過線上活動發放奇妙能量

迪士尼義工隊 (Disney VoluntEARS) 憑著最為人熟悉的迪士尼故事及價值,一直致力服務本地社群。在疫情期間,市民都需要盡量留在家中,迪士尼義工隊的傳統義工服務亦在這段時間適應新常態,他們面對疫情挑戰,仍積極透過線上方式舉行不同義工活動,繼續將迪士尼經典故事的正能量注入社區,自五月至九月已舉行 17 次線上服務,為超過 500 人次帶來歡樂,當中包括參與兒童癌病基金的線上遊戲室,為病童講故事玩遊戲,在東涌的定期故事會因疫情暫停期間,特別製作講故事影片並分享予來自離島婦聯的兒童,又每月製作兩集長約 30 分鐘的「迪士尼・約定你」節目,在九月起於香港兒童醫院播放。

現職人力資源部,負責協助演藝人員學習和培訓的 Lily,因為憧憬香港迪士尼樂園的童話和歡樂氣氛,就讀大學時已在樂園兼職,負責在遊樂設施接待賓客。她入職後多次參與義工活動,希望將迪士尼的歡樂氣氛帶到社區,去年更加入迪士尼義工隊領袖委員會,協助統籌和組織義工活動,主力參與有關病童的項目。

Lily 分享過去曾參與二十多次迪士尼義工活動,最難忘一次是去年陪伴一班患癌的病童和家人到訪樂園,一連兩日的旅程為他們帶來難得的歡樂時光,在對抗病魔路上送上一點支持,看見病童由心而發的笑容,照顧者安慰的神情,令我十分有滿足感,自此希望參與更多與病童有關的義工服務。

迪士尼義工隊在過去十年一直在東涌社區定期舉辦故事會,將迪士尼的經典故事帶到社區,分享正面價值觀,Lily 亦有參與其中。她表示,在疫情期間這些活動都需要暫時停止,小朋友要留在家中,難免會覺得沉悶,而對要長期留在家中或住院的病童則更易感到不安。在這段充滿挑戰性的時間,義工隊積極思考新方法,繼續服務各位小朋友。

樂園暫停開放期間,恆常義工活動未能親身到場服務,要透過網上平台繼續分享快樂。在招募線上服務義工時,演藝人員的反應十分踴躍,並各出其謀希望令義工服務更盡善盡美。Lily 亦花了更多時間準備,例如明白小朋友透過視象聽故事容易分心,為更吸引他們的注意,她花了兩星期親手繪畫了一系列《魔雪奇緣》(Frozen) 角色,希望在講迪士尼故事時令畫面更豐富生動。

Lily 日常工作是負責安排演藝人員的陪訓工作,疫情下要籌備不少網上會議,熟識相關功能,沒想過這些看似與無關痛癢的經驗,在舉行線上遊戲室便派上用場,節省了義工隊摸索使用網上平台的時間。她憶述籌備網上義工服務過程時,由於自己和其他演藝人員沒有拍攝或製作娛樂項目經驗,要製作一條長達 30 分鐘,又要適合小朋友欣賞或參與的節目並不容易。幸好義工隊中有來自不同團隊的演藝人員,大家熱心交流專業意見,只為希望為小朋友呈現精彩的表演,亦體現到香港迪士尼的多元團隊優勢。例如有義工成員曾參與電視台兒童節目製作經驗,與大家一起研究一個節目應該如何構成,例如加入正字學習等富教育意義的内容,並考慮到小朋友的專注力難以長時間維持,應將節目分拆為不同小環節,每個環節的長度不超過十分鐘。

長達 30 分鐘的故事影片中,在講故事環節中,加入了歌舞、魔術、小知識和手工藝等環節,希望小朋友除了得到娛樂,亦可從中學到一些新事物。例如以上短片中,是在講述《魔雪奇緣》(Frozen) 故事時,做了有關過冷水的實驗,亦向小朋友講解有關水形態的簡單科學知識。又一例子是在講述《海底奇兵》(Finding Nemo) 故事時,以手影呈現不同海洋生物,同時邀請小朋友猜測畫面中的動物,一方面以互動元素吸引觀眾,亦可以增加小朋友對海洋的認識。

Lily 起初始擔心小朋友或病童對於線上遊戲室容易分心或較少反應,始終這都是一個新嘗試,所以團隊在構思時加入不同元素,希望吸引小朋友的注意力,包括以迪士尼朋友的公仔裝飾背景,講故事時盡量做更多更大動作,邀請小朋友一起做不同手勢,例如聽到米奇就要拍手,增加互動拉近與小朋友的距離。小朋友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更放開心扉更活躍地參與互動,全情投入迪士尼的故事中,並會主動地追問故事情節。甚至有小朋友看見具迪士尼色彩的裝飾,以為自己正在到訪樂園,表現得十分雀躍。

看到小朋友由心而發的笑容,令 Lily 十分有滿足感,當中更令她回想起一些難忘的窩心時刻。有一位小朋友第二次參與網上講故事環節時,一開鏡頭他便興奮大叫「又係你呀 Lily 姐姐?」,小朋友的直率十分可愛,雖然只在虛擬世界見過兩次面,但他們已經記得我的名字,感覺與他們的關係越來越近,心頭一暖。另有一次我講完高飛的故事後,有小朋友馬上拿出自己的高飛毛公仔,在鏡頭前展示,並分享了他與高飛的生活點滴。自己努力為他們送上歡樂時,他們的童真亦同時為義工隊打了強心針,很感激他們讓我們更有動力,在疫情的新常態下,為社區繼續提供支持與快樂。

來自蘇格蘭的 Max 曾於迪士尼郵輪上協助船上演出。他受迪士尼創造歡樂的精神感染,同時渴望其魔術及雜耍表演的專業可在更大的舞台上發光發熱。2013 年他加入香港迪士尼樂園成為綜藝表演員。相信到訪過樂園暢玩,都應該在園內,尤其幻想世界欣賞過 Max 的互動表演,他亦曾於多個度假區特別活動中演出,例如去年 Disney Halloween Time 的口碑歌舞匯演《惡人舞動迪士尼》。

迪士尼義工隊成員各自擁有多元才能,當中不少更來自娛樂團隊的專業演藝人員,他們把精彩演出帶到社區。Max 分享他第一次參與的迪士尼義工活動是為一間特殊學校舉辦聖誕派對,團隊發揮自己的專業才能,載歌載舞,見到小朋友和老師臉上的笑客,令他印象十分深刻。Max 認為愛的力量十分強大,擁有豐富且專業的魔術和表演技巧的他,人生目標是將歡樂帶給其他人,他的專業娛樂演出更令他有能力完成服務他人的使命感。至今他已到訪過多間本地學校、醫院和社區中心,參與十多次義工服務。即使 Max 是外國人,但語言卻從未成為障礙,在演出及服務時,身體語言是言語以外的有效交流,更令他可以服務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即使語言不通,笑容和笑聲將他們連繫在一起。

2016 年,Max 暫時離開樂園的工作,花了一年時間遊歷世界,希望成為更優秀的表演者。旅程期間,他於不同國家做義工,同時在法國學習劇場演出。他回想起在不同國家的醫院義務擔任護理小丑,再次令他意識到人和人之間的連繫可以帶來積極影響,並且治療人心。他分享有一次在荷蘭,護士告訴我們一個病人已七年沒有說話,所以我們的服務很可能徒勞無功。身為香港迪士尼樂園的演藝人員,我當然相信奇妙的力量,於是帶著 ukulele 進入病房,以荷蘭語唱了一首歌,意思是「你很美麗」,病人慢慢地抬起頭,更與我們一同唱歌,再次展示出快樂可以感染他人。


旅程中的經歷加強了 Max 服務他人的決心。重返樂園後,他繼續參與迪士尼義工隊,將歡樂帶到社區。不過疫情肆虐期間大家要留守在家,Max 亦不能按以往的形式服務社區,他和其他演藝人員都參與線上義工服務,他們在家中設立背景拍攝演出影片,更有演藝人員悉心打扮,戴上米奇耳朵頭飾,盡力呈現迪士尼獨有的精彩演出。

Max 表示,在日常演出中,觀眾的即時反應提示了我下一步應做甚麼動作,他們的笑聲和面部表情透露出他們的投入程度。在疫情期間,透過網上平台繼續服務社區,但同時遇到新挑戰,在未能親身感受觀眾的情況下,要吸引他們的注意變得困難。所以在拍攝魔術影片和在線上遊戲室表演魔術前,我花了不少時間考慮如何透過屏幕吸引觀眾。最後我決定在演出中加入更多互動元素,而小朋友的反應亦十分熱烈。例如在線上遊戲室,我邀請小朋友一起表演簡單的魔術,在家中亦能享受當中樂趣。小朋友不單止可以觀看我的魔術、雜耍和小丑表演,亦能跟著我的動作參與其中,一同令魔術成真。即使隔著屏幕,我都聽到小朋友興奮的笑聲。又例如在魔術影片中,我邀請小朋友一同做一些手指挑戰,快速地轉換兩隻手的動作,這個方法雖然簡單,但帶來不少樂趣,亦可吸引小朋友注意力。這是很好的機會去探索和學習其他演出的模式,在這段困難的時間,能夠突破距離和空間的限制,繼續發放歡樂,令我感到十分滿足。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